您当前位置:::瑞丽市纪委:: >> 要闻播报 >> 浏览文章

深度关注|边境口岸防控持续面临挑战



发布时间 : 2021年11月01日            

深度关注|边境口岸防控持续面临挑战

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后,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积极采取一系列措施,全力阻击疫情。在社区、道路卡点和物资保供点,边城的日夜多了许多忙碌的身影,各行各业的工作者坚守岗位,保障城市的正常运转。图为近日,防疫人员在为瑞丽居民进行核酸检测。新华社记者 王冠森 摄

最近,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引发各界关注。这个边境小城从去年以来已多次出现疫情,在严峻的疫情防控形势下,正经历着非常艰难的时期。

当前,境外疫情持续扩散蔓延给我国疫情防控带来压力和挑战,如何完善边境口岸地区的疫情防控机制,统筹经济社会发展和疫情防控,在关键时刻给予重点地区以必要的支援,值得思考。

瑞丽一年内屡发疫情,严格持续的疫情防控对生产生活造成影响

当全国许多地区的人民已经开始习惯于“清零”带来的生活时,瑞丽却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尽全力防疫,仍无法摆脱疫情零星散发的阴影。

2020年9月,瑞丽因缅甸籍人士偷渡入境,导致多人确诊新冠。当地迅速进入防疫战时状态,学校停课、快递停送、公交停运、商铺停业、直播停播,这次“封城”持续了7天。

2021年3月29日,瑞丽在重点人群常规检测中发现1名感染者,迅速开始第二轮疫情应对。病毒溯源结果显示,这轮疫情源头高度疑似从缅甸输入。

7月4日,瑞丽在常态化全员核酸检测中发现3名感染者。当地随即宣布,所有人员非必要不进出瑞丽;除保供超市、农贸市场、医院、药店外,其他经营场所一律停业,全市各类学校和培训机构一律停课。

虽然采取了严格防疫措施,但瑞丽的压力并未减轻。瑞丽市副市长杨谋透露,7月份以来,在境外回流人员中检测出716例新冠阳性患者。严控之下,3个多月的时间内,疫情的数字依然居高不下,无法清零。

与此同时,持续封控措施下,瑞丽居民的生产生活受到巨大影响。

历史上,瑞丽是翡翠进入中国的主要通道和集散地。瑞丽拥有繁华的玉石珠宝交易市场,当地从事珠宝生产经营的企业超过800家,个体工商户7000余户。在直播行业兴起后,成批的主播、运营团队进入瑞丽珠宝市场。这个常住人口26万人的小城,光来自全国的玉石珠宝从业者就超过7万人。

在疫情冲击下,瑞丽的玉石交易已停摆许久。黄友森是福建莆田人,在瑞丽从事玉石珠宝生意五年多。他告诉记者,在疫情发生前,玉石档口门庭若市,尤其是直播行业兴起后,“半夜都很热闹,叫卖声满耳”,而现在“十分不景气”。

“别说直播,连快递都发不出去了。”黄友森说。今年4月,由于疫情原因,瑞丽停止了辖区内所有珠宝玉石直播经营主体一切线上线下经营活动。“客人不能上门,直播也停了,货物流动被限制,快递发不出,这几个月可以说是零收入。”

许多外地从业者选择离开瑞丽另谋出路,而当地人面临的困境也亟待解决。“尽快复工复产,孩子尽快复学”,成为瑞丽居民的迫切需求。

10月29日凌晨,瑞丽市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近期瑞丽市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情况。会上公布,按照每人补助1000元标准,为抵边村民、低保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残疾人、大病家庭、下岗困难职工、自然灾害受灾群众、企业困难职工等八类困难群体总共68780人发放救助金6878万元。

“疫情严重影响了群众的生产生活,广大群众共克时艰,正在经历非常艰难的时期,令人欣慰的是,至今未发生疫情外传。但瑞丽疫情一日未彻底清零,就有外传的风险。为此,我们有必要继续坚持严格的离瑞政策,确保疫情不外传,不影响全省全国的疫情防控大局。”瑞丽市常务副市长尹忠德表示。

漫长边境线缺乏天然屏障,瑞丽面临巨大防疫压力

今年3月,瑞丽疫情再起时,就有媒体提出疑问:“去年的教训吸取了吗?”

这篇文章的评论里,许多瑞丽网友情绪激烈:“但凡了解一下现在瑞丽的状况,就不会问出这么让人伤心的问题。”

瑞丽防疫,究竟为什么这样难?

打开地图,可以清楚地看到,瑞丽的东、西、南三面几乎完全被缅甸包围,除了与芒市、陇川相连以外,其余周边全是缅甸城市。

“瑞丽市的国境线长169.8公里,这里的边境线特殊,没有天然屏障,山连着山,水连着水,村寨连着村寨,犬牙交错,异常漫长。有时,抬脚跨过一条水沟就能跨越国境。”云南省社科院缅甸研究院副研究员和劲松告诉记者。

瑞丽市68%人口都是抵边居住,“一寨两国”“一街两国”“一桥两国”的情况十分寻常。“有些家庭甚至跨国而居,一半在缅甸,一半在中国。当地边民交流深入日常,关系非常融洽。但是,疫情发生后,不得不建设隔离栏进行隔离。有些隔离栏穿山过河,无论多么复杂的地形地貌都有人看守,而且设置有摄像头,实现人防物防技防。”和劲松说。

尽管如此,还是不断有人试图偷渡进入瑞丽。“近来瑞丽的入境防疫压力大,主要原因有外国疫情严重、政变造成动乱,以及许多滞留东南亚的偷渡人员选择从瑞丽回国等。”和劲松表示。

有媒体报道,瑞丽畹町边境派出所“战疫先锋队”自今年1月成立以来,已完成6100余名自首人员的身份核查、转运等工作,回国自首人员中,确诊病例人数约占8.7%。

“据我了解,瑞丽为防控疫情已经竭尽全力。”和劲松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瑞丽全体公职人员和当地各族边民便24小时轮防值守在漫长的边境线上,大多数执勤点山高林密、湿热难当、人烟稀少,毒虫毒蛇四伏,条件极其艰苦。另一方面,偷渡人员内外勾结,游泳、钻下水道、挖地道等偷渡方式层出不穷。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公职人员,在面对专业蛇头或体格强壮的偷渡者时,难度和危险性不言而喻。由于时间长、任务重,一些人已经处于非常疲惫的状态。

和劲松预测,由于国外动乱局势未见好转,未来防疫压力仍将持续。“在逃离动乱与疫情的压力下,通过瑞丽入境者很可能还会继续增加,为当地带来更大的防疫压力。”

我国陆路口岸城市内外交流频繁,边境市县重大疫情防控能力相对不足

事实上,瑞丽、德宏乃至云南的困难不是孤例。我国东北、西北、西南地区的边境地区面临的境外疫情输入压力一直很大。

我国陆地边界总长度约2.2万公里,与朝鲜、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等14个国家接壤,是世界上最长、边界情况最复杂的陆地边界线之一。今年以来,黑龙江黑河,内蒙古二连浩特、额济纳等多个陆路边境城市发生疫情。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通报,我国本轮疫情病例的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与国内此前疫情的同源性低,提示本轮疫情由新的境外输入源头引起。虽然具体路径还在流调溯源中,但多名病例曾有额济纳旗策克口岸旅居史。他们中既有前往策克口岸参观游览的导游和旅游者,也有在策克口岸工作和生活的人。

策克口岸位于本轮疫情的“风暴中心”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境内,地处中蒙边境572界碑附近。策克口岸与蒙古国南戈壁省西伯库伦口岸对应,是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四省区和内蒙古所共有的陆路口岸,也是全国第四大陆路口岸。

从10月18日本轮疫情初始,策克口岸就已关闭。据了解,内蒙古目前拥有19个口岸,目前均处于临时性停航、客运临时停止通行、季节性关闭状态,仅有部分货运正常。

与此同时,中俄边境城市黑河和中蒙边境城市二连浩特也在与疫情作战。

黑河地处东北边陲,以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为界,与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隔江相望,最近处相距仅750米。黑河疫情自10月27日报告以来发展迅速,根据目前流调和病毒测序结果,本次疫情与近期内蒙古甘肃等省区的本土疫情均无关联,是一起新的境外输入病毒引起的疫情。

二连浩特是中蒙两国最大的陆路口岸。据内蒙古自治区卫健委通报,目前二连浩特本土病例中,首例即为当地公路口岸进口物流园区汇通园区的闭环管理人员。

《国家“十四五”口岸发展规划》显示,“十三五”末,经国务院批准的对外开放口岸达到313个。其中,延绵万里的陆地边界,众多的陆路口岸,给疫情防控带来诸多挑战。

部分周边国家疫情防控形势严峻。今年夏天以来,蒙古国疫情持续恶化,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居高不下,9月以来一度连续一周单日新增超过3500例;俄罗斯情况更为严重,近期单日新增确诊一度超过4万例。

我国与周边国家有着密切的人员往来和经贸合作,增加了疫情输入的风险。陆路口岸城市内外交流尤其频繁,防控压力持续增加。据策克出入境边防检查站介绍,2021年以来,策克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累计验放出入境人员7万余人次、交通工具7万余辆次,保障366万吨货物顺畅通关。策克边检同时称,策克口岸此前频繁出现跨境货运司机核酸样本检测呈阳性情况。

此外,我国陆路边境地区,特别是边境市县的重大疫情防控能力相对不足。“高强度防疫经验的缺失,可能使病毒更易在西南、西北、东北等边境地区发生局部隐形传播。”汕头大学病毒学专家常荣山说。

境外疫情输入风险持续存在,统筹兼顾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考验治理能力和水平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甘肃考察时表示,要研究完善边境口岸城市疫情防控的办法,扩大重点人员的检测范围和频次,加快建立多点触发的监测预警机制,守好外防输入的第一道防线。

陆路、水运、空港——口岸做好“外防输入”,成为目前国内疫情防控的一大关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重点场所重点单位重点人群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相关防护指南》,也将口岸列为重点场所。

“与空港入境人员相比,通过陆路入境的人员在防疫上的难度更大。”和劲松表示,国际机组入境有着严格成熟的防疫政策,且入口相对集中,人员也容易统计。“对许多滞留在东南亚的国人来说,通过陆路入境是更经济实惠的方案。特别是之前通过非法途径出境的人,更倾向于偷渡回国,这显然增加了疫情防控的难度。”

目前,全球疫情仍处于高位水平,境外疫情输入我国的风险持续存在。新冠病毒变异株不断出现,传播力强且前期不易被发现,给疫情发展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

“面对考验,中国长期坚持严格防控,而非为短期经济利益而像一些西方国家一样选择放开限制或实施‘群体免疫’,有力保障了全国人民的健康安全,这彰显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价值观和原则。”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中国文明和中国道路研究中心主任谢茂松告诉记者,人民群众的健康安全是第一位的,疫情外传蔓延可能会导致前功尽弃,对于外部输入严防死守是唯一选择。

要长期地、在漫长复杂的边境线上严防疫情输入,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自瑞丽疫情发生以来,至今没有发生疫情外传,没有发生死亡病例。两个“没有”来之不易,离不开当地为守边抗疫付出的巨大努力。

为维护全国疫情防控大局,瑞丽居民***了很多牺牲;而做好民生保障、统筹兼顾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同样是一项非常艰巨但必须完成好的任务。

当前,瑞丽市已采取措施,解决群众提出的包括隔离房间出现漏损、配备物资短缺、照明供水以及卫生整理不到位、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等紧要问题。针对群众特别关心的复学、复工复产、离瑞管制政策、集中隔离管理等方面的问题,瑞丽市将每天收集梳理群众意见建议,建立民生工作任务清单,限时办理完成。

“边境漫长,人手有限,这是瑞丽乃至德宏面临的客观困难。德宏经济水平本就不发达,疫情对边贸和当地的支柱产业造成重大打击,地方财政收入减少,长期的严格管控又造成‘人困马乏’的状态,也是客观情况。”当地一位领导干部向记者表示,希望国家与社会给予更多的理解、帮助与支持。

全球疫情远未结束,我国也将持续面临“外防输入”的巨大压力。“边境口岸是我们外防输入的第一道防线,我们要继续研究完善当地的疫情防控办法,同时也要统筹平衡兼顾好抓疫情、保民生、促发展等方面的需求。这对我们的治理能力和水平也是考验,更是锤炼。”谢茂松说,疫情防控是一项系统工程,随着与新冠病毒斗争的经验越来越丰富,我们也要继续发挥举国体制“全国一盘棋”的制度优势,更加科学、精准地应对疫情。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 佚名    编辑: 江孟    返回顶端


要闻播报
宣传教育更多
互动交流更多

滇公网安备 53310202533190号